你的位置: 果然网 阅读文章 机器狗-JD     那只黑猫     当哩个当    

周鸿祎:创业者都是孤独逼出来的

[ 互联网 | 分享 | 创意 | 学习 ]  
3,562
随便看看

周鸿祎

《周鸿祎自述:我的互联网方法论》:京东商城     当当网     亚马逊

1996年的时候,周鸿祎认识了雷军,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很有意思。

当时雷军在做盘古组件,已经是北京金山开发部的负责人了。他那时候想拉拢周鸿祎和李钊,想让他们去金山跟他干。

雷军的办公室在知春路很偏僻的一个地方,他请了周鸿祎去聊,但是周鸿祎当时想让他给自己投资。雷军当时的想法却是:你还不如干脆加入金山,在金山做事。也许在他的眼里,周鸿祎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哪里知道做公司的辛苦。

他们两人还是有点儿渊源的,雷军太太是周鸿祎同学。周鸿祎和雷军关系还可以,经常一起去北大溜冰,做做饭什么的,但因为后来没有合作成,慢慢就淡了。

混中关村的人都知道,电脑此时开始走入普通百姓家。联想开始做1+1,方正也推出了方正电脑。突然间,太多人渴望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

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批弄潮儿开始涌上潮头。

也是在这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开始使用甲骨文软件,梁建章借这个机会回国担任了甲骨文公司(Oracle)中国区咨询总监。尽管在美国公司的待遇很好,但梁建章还是毅然决然地回国筹备创业了。

1997年他担任甲骨文的中国区技术总监,负责了不少重大项目,诸如民航的财务管理系统、中国电信的管理信息系统等,都出自他的手笔。他还为国内外多家企业担任管理、软件和电子商务方面的顾问,并参与策划了国内几家知名网络公司的创建,为此后于1999年创建携程网积累了宝贵经验。

除了梁建章之外,田溯宁、丁健已于1994年回国,张朝阳于1995年回国,他们一般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代“海龟”。

林军的《沸腾十五年》中这样书写了他们回国之初的场景

“走下飞机舷梯,张朝阳感到一阵寒意,他想不到10月底的北京会如此之冷。搓了搓手,张朝阳拎起两个手提箱向机场外大步走去。外面,是他尚未触摸到的中国互联网事业。这一天是1995年10月31日,张朝阳31岁的生日。尽管想来不大可能,但张朝阳坚持认为,他回国创业的第一天,即1995年10月31日,北京是下着雪的。也许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张朝阳的回忆如此寒冷。

“1995年12月,田溯宁坐在北京丽都饭店门前的台阶上,漫无目的地翻着《新闻周刊》,内心非常沮丧。从美国来的几个朋友邀请田溯宁到丽都饭店参加一个圣诞派对,但当田溯宁走进饭店时,却被保安拦住了因为只有外国人和持有外国护照的人才能够进去参加这个派对。

“那是田溯宁最沮丧的时刻之一。

“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有着这样那样对未来生活的没把握,但田溯宁、张朝阳们还是回来了。他们回来的理由只有一个在美国虽然拿着高薪但找不到自我,不如回国创业。是美国式的教育让田溯宁、张朝阳更加内省,更加尊重内心力量的召唤。”

除了企业和海归,本土极客(技术爱好者)也看到了这个大好机遇。

1995年4月,宁波青年丁磊做出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大抉择:离开宁波电信局。

那时候的电信局是多香的饽饽啊!而且他本科读的是成都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专业,专业也对口。可24岁,工作还不满两年时间,这孩子就要下海!大家都觉得他疯了,谁能预料到他会在此后因为互联网成为首富。

现在看来,最传奇的要数马云了。他父母是半文盲,他上的是师范学院,学的是英文,高考考过三次,更重要的是他数学那么差可就这样一个人却和“交易”联系在一起,创立了航母一般的阿里巴巴帝国。

想来命运的安排真是无法预料,与计算机隔得最远的马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做了一家互联网企业,就连他的海博翻译社也是互联网上第一家中国公司。而10年前就迷上了计算机的周鸿祎在1996年才接触到互联网。

此前,他一直都在跟各种硬件和软件打交道,满脑子都是程序和功能,“信息”和“沟通”这些词现在才开始慢慢进入他的思维体系。

这时候看到本来也不算晚,可遗憾的是,他虽然看到了互联网的潜能,他冀望颇深的方正这个平台却还没看到,或者说他们看到的与他看到的不是一回事,以至于他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孤独。

周鸿祎:把平凡的事做得不平凡

刚从新疆回北京时,周鸿祎有段时间比较闲,但他不想让自己闲着,一些别人不屑于去干的活儿,他就接过来了,比如国家某部委的CC:   Mail项目,这是Lotus公司出品的局域网电子邮件系统。

当时国内使用的不是Internet(互联网),是Intranet(企业内部网),公司很多人非常热衷于研究IP层下层的东西,比如组网之类的。这些确实是做系统集成的法宝,但是却没人喜欢去给别人做培训,教他们怎么用CC:   Mail。大家都在挑选那些在公司最有前途、最有用、最能建功立业的事情做,周鸿祎就捡了这些边角料。

那个部委的CC:   Mail项目好歹还算个大型数据库,比这繁杂的事情多了,包括给公司办电脑学习班,指导家庭主妇如何用电脑,他都做得甘之若饴。翻了翻CC:Mail的说明书,他觉得挺简单,又跑了一趟海淀图书城,把能找到的书都看了一遍,猛然意识到这是个好东西。周鸿祎开始研究电子邮件,这成了他此后做“飞扬”的契机。

此外,他爱装游戏软件,特别喜欢游戏的界面,比如空战游戏、驾驶室等。当时联想的“幸福之家”还没出来,微软开发了一款拟人化界面软件Microsoft   Bob。当时,比尔盖茨的夫人在项目里面担任市场经理,这给周鸿祎带来了灵感。游戏没有说明书,但是满大街的小孩都会玩。周鸿祎就想:能不能把邮件的界面做得像游戏一样呢?

当时还没做飞扬邮件系统,他其实只是想给CC:   Mail加一个外壳。于是他干脆做了一个新的图形界面,调用它的命令行,把图形界面藏起来。界面上大概就是一个办公女秘书站在那里,有一张桌子,还有一个信封,信封上有收件人,实际上跟今天苹果的思路很像。这跟游戏一样,它是一种隐喻,把游戏做成像生活场景一样。

周鸿祎一直就喜欢苹果系统,高中时期接触过最早的苹果机,当年卖汉化系统的时候在深圳接触过苹果机,后来又买了大量的光盘和数据库学习过。做这个CC:   Mail的外壳时没有美工,都是他自己画。幸好他以前汉化过装修软件,就用那个装修软件建了一个模,那个女秘书的图片则是在国外的一个图库里找的。后来有人说那个女秘书长得像施瓦辛格。周鸿祎每次想到这个,都想笑。

除了收件箱、发件箱,他还做了很多标签,外加一个导航。他当年在公司玩儿极品飞车、卖东西给广告公司的过程,以及在美术和设计方面的熏陶给了他不少可供借鉴的东西。这个界面只用了两三个星期就完成了。有了这个壳,该部委的秘书们用起CC:   Mail来简单、方便了许多。

这在公司引起了第二次轰动。为此,周宁给了他一个很大的鼓励:“哇,这是一个非常创新的想法,你这款软件也可能做成下一个WPS。”

周鸿祎到方正就是为了成为求伯君,超越求伯君,受到鼓励自然会继续奋发图强。再说他接触了互联网,眼界也不一样了,于是很快就提出了一个目标:“中国还没有一套面向用户的互联网的邮件系统,那我们……”

他平时用的邮箱是Nestcape Mail,后来高通公司的Eudora邮件客户端以及中国的Foxmail都是模仿它做的。

周宁同意了。说起来,那个CC:   Mail的壳最后能做出来,也得到了周宁不少支持:一是招人,大概到1996年年中,周鸿祎把两个师弟招了进来;二是允许他不去公司坐班;三是给他、李钊和谭晓生租了一套房子。时间自由、条件改善,最主要的是信任,激发了他的工作激情。

但是真正开始做飞扬之后,反而没这么顺利了。

该飞的却没有飞起来。

周鸿祎挺喜欢为产品取名字,“奇虎”是他取的,“360”是他取的,连“飞扬”的名字也是他取的。

杜甫有句诗特别不像杜甫的风格: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他特别喜欢杜甫这首诗的气势,所以取了这么个名字。周宁也很重视,当时围绕这个互联网邮件系统还专门成立了事业部。

可问题接踵而至。他们一开始就研究PTP邮件加密。其实到今天也没有听说谁真正理解了PTP加密,邮件加密也没有被大家重视,它就是一个普通的工具。这导致了用户需求上的方向偏离。

当时有用户来信给他们提出这一需求,他们就把部分用户的这一需求当成是大家普遍的需求,于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把这个加密功能做得非常复杂。

此外他们还犯了很多错,包括对游戏界面的固守。游戏界面确实有它的优势,这曾给周鸿祎带来灵感,但是这种界面看久了以后未免疲劳。其次,游戏界面式的图形入口,用户初学很容易,但是在当时的硬件环境下,又不具备触摸屏的界面,随着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弊端就暴露出来了。

实际上应该再做一套界面备用。但是后来他过于执着,使得飞扬一直守在之前CC:   Mail那个壳的基础上没有创新,没有做三栏式界面。当三栏式界面的优点开始凸显,Foxmail就后发制人了。

一方面产品不尽如人意,另一方面,除了周宁,公司领导层其实并不太支持他们,开新闻发布会这些事都必须自己去操办,产品整个包装也都得自己设计。后来,因为飞扬不被公司认可,逼得周鸿祎不得不自己去谈合作。

可这也不要紧,只要朝着理想奔跑的方向是对的,路上经历的便都是财富。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的处境实际上全方位地锻炼了周鸿祎。这就是最早的商务合作的雏形了。

最早他跟瀛海威公司谈,请对方捆绑他们的账号。后来他跟世纪互联公司谈,他们最有可能做成Foxmail,彼此还做过账号的捆绑。当时他一股脑想的都是捆绑邮件。因为是拨号上网,有账号才送给你一个前面带有一串public3,域名很长的邮箱,挺稀罕的。

与客户谈预装,谈合作,周鸿祎从技术人员往商业方面又跨了一步。也是在这个阶段,他认识了王志东和汪延。当时汪延刚从法国回来。

通过飞扬他还认识了长城电脑的陈安华,与联想也有了接触。

但失败就是失败,软件卖不动。他也亲自去卖,可还是卖不动。预装、合作这些方式肯定是没法挣钱的。越是挣不到钱,公司就越不支持,开始有人诟病产品和他这个人。初入公司时的情景再现,同事们将飞扬的失败归结为他个人的名利心。

周鸿祎再次陷入低谷,但静下来的思考却把他真正带进了互联网。当3721这几个阿拉伯数字出现后,“周鸿祎”也成了中国互联网江湖再也不能忽略的三个字。

周鸿祎:未出名前尽量多试错

之前说到优秀的人才会得到有效的人脉,但优秀不可能一蹴而就,都会有一段沉默的时光,在这段沉默的时光里,也许会为籍籍无名而烦恼。但反过来看,这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许还应该庆幸自己有这么一段时光身在暗处。

因为籍籍无名,所以可以犯错,可以借助别人的平台做自己的实验、调整自己的策略、解决靠个人资源解决不了的问题,甚至还可以将一些困惑封存。

也许成功就是瞪大眼睛找,怎么都找不到,埋头在力所能及的小事中,或许就撞上了。

不要看不起小事

飞扬就是无意中做出来的。其实今天看上去很成功的人,他们之前做的好多事都不是特别刻意做的,大都是无意而得。周鸿祎在方正做的很多事,初看起来都没太大意义,都是边角料的事,但是他都认真去做了。

当边角料的事做得深入后,也许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契机。如今的许多年轻人喜欢判断什么事情最有意义,反而会弄巧成拙。但周鸿祎吸取了上次跟风做汉化软件的教训,再不做那些取巧的事。他在公司什么活儿都干,包括给公司办电脑学习班,指导家庭主妇怎么使用电脑。

小事也有收获,因为做飞扬的时候亲力亲为,周鸿祎认识了一批记者朋友,也结交了中关村的一些人脉。另外,因为从产品、产品包装到产品合作推广都是他们自己做的,这给他以后的创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公司政治在哪儿都存在,重要的还是专注

周鸿祎当时在方正很寂寞。他不断总结,但领导们就是不感兴趣,或者是不在乎。比如他讲怎么把公司的预装软件加强,但没人以为然。

虽然方正养了很多软件人才,但方正电脑和方正软件比较脱节。王选的研究所喜欢做一些阳春白雪的东西,他们认为周鸿祎做的这些事太小儿科。

后来周鸿祎给高层提了两个建议。一是方正能不能以飞扬为契机建立互联网战略,用这款产品以“免费”的形式去获得用户。

这主要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他当时协作办公,对Notes很着急。另一方面是1997年方正做维斯和飞腾。维斯是周宁做的,做得非常好,但周宁不是王选的嫡系,于是王选找人又做了一套飞腾。

在批评雷军的盘古组件时,他已经意识到办公系统的强大。在进方正之前,他拿这种软件给很多广告公司做过排版和编辑。所以当时看到维斯和飞腾,他认为方正完全可以做出中国最好的字处理软件。

第二个建议是方正完全可以做HTML(超文本标记语言)解析器。

互联网最早期还没有Dreamweaver的时候,方正最得意的技术是脱胎于PostScript、用于出版排版的语言。而HTML脱胎于SGML(标准通用标记语言),渲染出来让你看到一个网页,这与出版生成一张图片本质上没有差别。

所以他觉得方正既然掌握了核心技术,完全可以做HTML的解析器。但是方正最引以为豪的是RIP(栅格图像处理器,是印刷行业的核心软件)。这个建议在周宁、张向东、张旋龙这里还能考虑一下,但是到了王选的研究所那边就被束之高阁。

公司政治在哪里都存在,在没能力去创建自己的平台时,就得忍受,虽然这可能会让人感到更加孤独。

但飞扬最后没有成功,公司不支持只是一个原因,周鸿祎有自己的问题:不专注。除了邮件、日历、时钟,他甚至还想做一些其他的延展到办公方面的功能,但人力本来就不够,该做的事情都没做好。

这个毛病之前在他研究生创业时出现过,这次再犯,后来在奇虎360创建之初也没能避免。

“专注”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难。了中关村的一些人脉。另外,因为从产品、产品包装到产品合作推广都是他们自己做的,这给他以后的创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公司政治在哪儿都存在,重要的还是专注

周鸿祎当时在方正很寂寞。他不断总结,但领导们就是不感兴趣,或者是不在乎。比如他讲怎么把公司的预装软件加强,但没人以为然。

虽然方正养了很多软件人才,但方正电脑和方正软件比较脱节。王选的研究所喜欢做一些阳春白雪的东西,他们认为周鸿祎做的这些事太小儿科。

后来周鸿祎给高层提了两个建议。一是方正能不能以飞扬为契机建立互联网战略,用这款产品以“免费”的形式去获得用户。

这主要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他当时协作办公,对Notes很着急。另一方面是1997年方正做维斯和飞腾。维斯是周宁做的,做得非常好,但周宁不是王选的嫡系,于是王选找人又做了一套飞腾。

在批评雷军的盘古组件时,他已经意识到办公系统的强大。在进方正之前,他拿这种软件给很多广告公司做过排版和编辑。所以当时看到维斯和飞腾,他认为方正完全可以做出中国最好的字处理软件。

第二个建议是方正完全可以做HTML(超文本标记语言)解析器。

互联网最早期还没有Dreamweaver的时候,方正最得意的技术是脱胎于PostScript、用于出版排版的语言。而HTML脱胎于SGML(标准通用标记语言),渲染出来让你看到一个网页,这与出版生成一张图片本质上没有差别。

所以他觉得方正既然掌握了核心技术,完全可以做HTML的解析器。但是方正最引以为豪的是RIP(栅格图像处理器,是印刷行业的核心软件)。这个建议在周宁、张向东、张旋龙这里还能考虑一下,但是到了王选的研究所那边就被束之高阁。

公司政治在哪里都存在,在没能力去创建自己的平台时,就得忍受,虽然这可能会让人感到更加孤独。

但飞扬最后没有成功,公司不支持只是一个原因,周鸿祎有自己的问题:不专注。除了邮件、日历、时钟,他甚至还想做一些其他的延展到办公方面的功能,但人力本来就不够,该做的事情都没做好。

这个毛病之前在他研究生创业时出现过,这次再犯,后来在奇虎360创建之初也没能避免。

“专注”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难。

《周鸿祎自述:我的互联网方法论》:京东商城     当当网     亚马逊

各位请注意,目前发现 1 位小盆友 在附近空域灰来灰去!
  • “这是一个卖点东西必须比其他人长的最大,最坏的,最长的比赛,最严酷的。

    这位小盆友驾驶着灰机在 1 千米高空灰来灰去... [2014-11-1 08:39] 
开灰机果然潇洒,累了歇会儿,请各位无论在几千米高空灰行,碰见UFO一定要报告总部,切记!





评论内容 (*必填):
头像GRAVATAR头像
设置你的头像
(Ctrl + Enter 快速提交)